聚微帮,微帮便民服务微信号导航平台!

关闭登录聚微帮

我的位置:首页 > 微信学堂 >

支付宝微信砸130亿补贴刷脸支付,代理商已率先入场


“现在这脸,真是越来越值钱了。”

张涛坐在地铁站出口的台阶上,刷着手机里不断弹出的刷脸支付新闻,不由感慨。

车水马龙的中关村地铁站,是张涛的“战场”,他要说服来来往往的行人,和沿街的小商铺,推销使用自己手中的pos机。不过在路边摊都用二维码的时代,他的工作举步维艰。

这个世界因为互联网,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时代抛弃你时,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。你可能什么都没做错,只是落伍了。

张涛自嘲是被时代淘汰了,他可能不清楚,或许不久扫码付都要成为历史了。

2018年12月,支付宝推出刷脸支付设备“蜻蜓”,拉开了刷脸技术正式商用的序幕,3个月后,微信推出类似产品“青蛙”。巨头们挥舞着不限额的支票,齐刷刷冲入刷脸支付的新赛道。


一个“蜻蜓”、一个“青蛙”,光是名字,就能感受到这个战场的硝烟滚滚。


新支付革命,代理商率先入场

刷脸时代真的来了吗?毕竟从夫妻老婆店到大型商超,结账柜台仍是二维码的天下。

但刷脸支付的渠道大战已悄然打响。目前,两大巨头争夺市场的方式,主要是加盟代理:支付宝或微信授权给服务商,服务商再去全国发展代理。

“新事物落地之前,铺渠道是最重要的。”觅客科技负责刷脸业务推广的季海林对「电商在线」说。

现在无论是搜索“刷脸支付”,还是打开社交平台,都可以看到刷脸设备招商加盟的广告,其用语也极具诱惑力:“万亿规模市场”、“风口项目,抓住机遇,成就未来”。

「电商在线」了解到,目前,支付宝和微信的刷脸设备的官方报价分别是1699和2200元,如果代理们通过服务商加盟的方式,可以最低价1499和2000元提走机器,并且不需要数量限制。


提走机器的代理,只要成功铺设一台机器,就可以获得官方补贴,蜻蜓最高奖励1200元/台,青蛙则是1500元/台。

官方补贴之外,更大的利润点来源于支付费率返点,按照官方最低费率0.2%,代理商可以在0.2%-0.6%的范围内调整。季海林给「电商在线」算了一笔账,如果商户的每日流水5000元,谈下来的费率是0.4%,那么只要代理能够开发500家商户,那一年的收入可达180万。

此外,硬件设备都可以接入商户广告,这部分也可以成为代理们的收入来源。

实际上,市面上还会有省级、市级、区级等分级代理模式,代理级别越高,分润比例越高。不过仔细算来,各家服务商给代理的优惠大同小异,代理费低一点,分佣的抽成就高一点;代理费高一点,抽成就会相应低一些。

究竟是谁在做代理?季海林说,很多是一直在支付行业做代理的人,从pos机、二维码再到刷脸,有现成的商户资源,推广起来也容易。但是现在也有很多圈外的人试图入局,补贴力度大,谁也不愿意错过这波风口。

“烧钱”铺路,似乎是互联网行业新生事物出场时走的必然路径,从二维码支付开始,每当巨头要推广新的支付设备时,就会提供大量的补贴,进来得越早,赚得越多。

在季海林看来,刷脸支付的市场仅渗透进了一些一二线城市,还处于早期,代理商只要认真做,基本都能赚钱。


130亿补贴,巨头争夺战

让代理们蜂拥而至的风口背后,实际上是支付宝和微信两大支付巨头的补贴大战。

今年4月17日,在北京“支付宝开放日IoT专场”上,时任支付宝支付事业部总经理钟繇坦言,未来3年将投入30亿补贴刷脸支付,正式拉开了这场补贴大战的序幕。

目前微信尚未官方透露补贴金额,但「电商在线」从多位服务商方面了解到,微信的补贴力度达到100亿。

与此同时,有业内人士透露,银联方面也在积极布局刷脸支付,只是尚未有具体措施落地。

巨头们挥舞着130亿元的支票培育市场,一方面是给焦灼的激烈争夺做补给,一方面也是拓展新赛道的尝试。

有人说,这是第四次无现金支付革命。而前三次分别是:POS机、NFC和二维码支付。

前面三次的支付,依然需要“介质”作为入口,而这次,不需要任何外部“介质”,直接刷脸就可以。这场创新性的支付革命,刷脸支付势必会成为新的移动支付手段,那这里自然是新的流量入口。得入口者,得流量,得流量者,得天下。

天下面前,巨头们自然不惜拼死一战。


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「电商在线」采访时表示,刷脸支付是延续了两大巨头在二维码支付领域之争,相比于二维码支付,刷脸支付更接近于“无感支付”,在消费者体验上更好。

“从安全角度来看,刷脸支付使用的是生物识别,而二维码支付需要通过手机这一介质,生物识别的安全性更高。消费者可以不用双手、不用手机实现支付,体验更好。商家可以提高运营效率,降低成本,并结合刷脸的客户显示屏幕提供一些增值服务。”黄大智说。

但移动支付行业所面临的天花板,已是悬在支付企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

根据艾瑞咨询发布《2019Q1 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数据报告》显示,从2017年Q1至 2019年Q1,从线下扫码支付交易规模、到移动智能终端NFC的交易规模增速,都开始放缓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移动支付依然是块大蛋糕,2019上半年,移动支付业务434.24亿笔,金额达166.08万亿元。


在移动支付的广阔市场里,技术自然成了保持增长的突破口,对新兴支付方式的卡位战,除了能带来弯道超车的机会,更关乎未来行业标准的确立。

9月6日,人民银行印发了《金融科技发展规划(2019-2021年)》,其中提到“探索人脸识别线下支付安全应用,由持牌金融机构构建以人脸特征为路由标识的转接清算模式”,这也为刷脸支付顶层设计打开了通道。

易观智库的数据显示,2019 年Q1移动支付交易份额,支付宝与微信的所占比例高达 92.65%,作为移动支付浪潮中最重要的入局者和推动者,两家积极推动这场刷脸支付的革命既是必然,也是责任。

在黄大智看来,两家机构在刷脸支付的市场中各有所长,支付宝在刷脸支付布局较早,从2018年底便开始了布局,同时依托于电商,支付宝具有较为齐全的商家服务体系,更注重安全,而微信的优势在于用户活跃率更高。

“从代理商的选择来看,基本五五开吧。”季海林说。


补贴是一场未完待续的较量

刷脸支付的时代或许很快就会到来,巨头们已然摩拳擦掌,而线下的代理商和商户们,已经站上了天平的两端。

当年支付宝集五福的火爆场景还历历在目,从对手机支付的质疑,到如今二维码支付的遍地开花,经历了大概5年的时间,不过随着5G的落地,以及技术的快速更迭,刷脸支付的全面落地相信一定会快于二维码。

不过,在这个过程中,渠道的开拓和用户的教育都绝非易事。

浙江某支付公司的客户经理称,他们公司的主业是POS机业务。刷脸支付兴起后,总公司决定兼顾这块业务。但两个月下来,成绩并不如预期。

“我们在全国有三千多位客户经理,两个月铺的设备总量也就几百台。”

“很多商户毫无需求。”代理商马曦称,很多商户都已经有了二维码支付,“根本没有必要再花钱搞一台刷脸设备”。

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,商家不愿为购置支付设备付出成本。此前的纸质二维码、亚克力二维码立牌等成本较低,基本不超过10元。哪怕商家知道刷脸支付相关硬件有诸多好处,但面对较贵的价格也不会轻易接受。同时,二维码较小的体积可让商家同时摆放两个。但刷脸支付相关硬件如果也准备两个,会占据较大空间并大幅提升成本。

另一方面,很多用户还是坚持使用手机支付。

“现在手机就像是人的一个器官一样,他们基本不需要刷脸支付。”马曦称。

黄大智坦言,市场中商家和消费者的接受度,即消费者教育问题,是目前推广刷脸支付的重要门槛。

比如微信的“青蛙”,现在还是第一代产品,“经常出现背光、识别不清的情况。刷十次,有三两次会不成功”,曾在线下使用过刷脸支付的范文对「电商在线」说。

为此,补贴不能停,现在消费者使用刷脸支付的“随机免减”力度很大,并且会从商家端提供很多优惠。


“以前给餐饮商户使用二维码支付的费率优惠,都开始转移到刷脸支付上了。”季海林说。

而在刷脸支付的应用场景上,也存在诸多不便。在游泳馆、加油站等不方便进行手机操作的消费场景,刷脸支付的确能发挥效果,但一些线下水果店或小型餐饮店等,刷脸反而不够流畅方便。

就在本月初,一款名为ZAO的App爆火,其AI换脸的功能引发朋友圈一阵刷屏,但也引来一波关于刷脸支付安全的讨论。

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称,“刷脸支付”采用的是3D人脸识别技术,在进行人脸识别前,也会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式进行检测,来判断采集到的人脸是否为照片、视频或者软件模拟生成的,能有效地避免各种人脸伪造带来的身份冒用情况。


实际上,任何新技术的出现,都会引发一场关于安全的“攻防之战”,攻击方找到漏洞,然后防守方封堵漏洞。随着技术的快速跟进,防守方的城墙变得越来越坚固。

8月中旬,张涛签约了一家位于上海的刷脸支付服务商,他计划趁着新鲜的劲头回老家河南跑跑市场,算上5万元的代理费,以及每月的人力成本2万元,只要发展100个商户,基本就能覆盖成本。

“我也不确定这个市场到底什么时候能铺开,但肯定不会亏钱”,张涛说。
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uweibang.cn/article-show-id-178.html

聚微帮平台的内容为用户免费分享产生,若发现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我们 ,我们尽快处理
Copyright © 2015 www.juweibang.cn 聚微帮平台 版权所有知道创宇云安全